当前位置: 杭州网 - > - 杭网原创 - > - 原创新闻
浙江这位优秀民警从羽毛球对战悟出的从警小秘密
发布时间:2021-10-28 10:56:40 Thu  来源:杭州网杭州通客户端


“喜欢羽毛球的人都知道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杀球要猛,小球要控’。我觉得对我来说,从警也是一样的。

薛康,男,汉族,1989年1月生,中共党员,现为长兴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政治教导员。2011年参加公安工作,曾任虹星桥派出所副所长,曾获个人嘉奖4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两次获评湖州市公安局“防范之星”称号,先后被评为长兴县G20峰会安保先进个人、湖州市优秀人民警察、浙江省2018年度千名好民警(辅警)等。

差一岁就挤进90后队伍的薛康,同事们都知道他业余时间爱打羽毛球,却不知道作为县局最先集满四星,并以之照耀“三能”的民警之一,薛康已经把打球跟从警、跟“三能”对标起来,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自我鞭策体系。

“小球要控”:细腻融入日常

2011年9月,刚毕业的薛康通过社招进入警队,成了嘉兴新塍派出所的一位刑侦民警。要说警察梦,他觉得“每个男同胞,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但毕竟大学里学的是会计,从小醉心数字、酷爱数学的他,要不是正巧遇上那场社招,本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从警。

真正让他大受震撼、为这份职业所倾倒的时刻,发生在入行不久后的一场侵财案件侦办中。

“被我师父震住了。”忆起10年前的那一天,薛康眼神里的情绪是复杂的。“我师父是当时的刑侦副所,跟他之前我就听说他是拼命三郎,但绝对没有想到一个人在职业岗位上,会拼到这种程度。那次的案子,我们前前后后抓了30几个嫌疑人,整组人马连续30天没回过家,师父直接熬到住院。刚巧他家人还是医生,在医院里把他好一通数落,但他一面听着、安抚着,一面还是在床上遥控指挥办案,我看得心很疼,但实话说,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对警察这份职业的无限敬仰。”

2015年,薛康调回了老家长兴,在虹星桥派出所,仍旧干的刑侦。但次年县局大部制改革,派出所回归基础工作,他从警来第一次面临转型。

“所里把我安排到了社区,以前毕竟没接触过社区工作,刚开始是有点懵的,但一来一警多能,本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提升,二来做社区工作,靠的是沟通交流的能力,凭的是细心跟耐心,这个角度看,跟干刑侦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理清头绪后,一向以严谨著称的薛康,走出了一条颇具特色的社区民警之路——

别人去检查企业,他也去检查企业,但他很快发现,传统的检查往往凭借民警个人经验,每个场所要查些什么,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化流程。“现在看,标准化已经是一个共识了,但那时候还在起步阶段,所以我自己设计了一套清单化表格,民爆物品检查、监控保存时间、机房监控是否全覆盖、标准化仓库是否配备……所有这些条目白纸黑字,按类目排列好,可以让企业、场所的负责人看得清楚明白。凡事清楚明白、有据可依,工作中自然也能获得最大程度的理解跟配合。”

这种“控小球”时的细心,也体现在跟社区群众打交道中的点滴。

一次出警中薛康偶然听闻,社区里一户离异家庭的男孩性情格外内向,不但拒绝上学,还常常独自一人跑到湖边呆立,吓得家人都以为他有轻生倾向。薛康主动找到了男孩。

“这孩子当时也有十六七岁了,完全不说话的那种,第一次找他聊天,半句都没有理我。”薛康微笑道,“但跟人沟通、让人打开心扉,首先自己不能轻易打退堂鼓,一次不理我,我就每次路过都去坐坐,渐渐他跟我就有眼神接触了。再进一步,需要的是共情,对这个孩子,我其实非常有感触,因为我自己也经历过同样的环境,他脑子里想的,我也都想过。我告诉了他这一点,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父母有他们的,你将来也会有你自己的,没有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钻牛角尖。”

薛康最终成了这个孩子的朋友,也成了这个年轻人的“出口”。倾诉带来疏解,疏解带来通畅,男孩最终回到了学校,而薛康的警营生涯,也迎来又一次转折。

“杀球要猛”:冲锋绝不犹豫

2020年9月,在近年的扫黑专案中表现突出的薛康,被县局侦查中心借调参与一场涉黑专案。

专案中的其中一起强迫交易案,让薛康整整埋头苦干了3个月。

“案子是7年前的旧案。”时隔7年,给侦查工作带来了众多看似难以跨越的阻碍。“首先是这些嫌疑人经过这么多年,早已经相互串好了口供,再一个是当年参与的人里,很多都是村里上了年纪、脾气火爆的年长村民,其中不少人已经过世了。”

审讯艰难,取证更难。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薛康每日就跟同事们不厌其烦地挨家走访、逐家疏导,打消知情村民心底对村霸的畏惧。迅猛而具韧性的“攻势”之下,靠着零星线索浮出水面后的抽丝剥茧、各个击破,这个十余人的涉黑团伙最终就擒。

而就整个专案而言,长兴公安也凭借精悍战力,将这个原本预期至少持续一年以上的专项斗争,完成于短短97天之内,总计抓获涉嫌聚众斗殴、强迫交易、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众多违法犯罪行为在内的嫌疑人70余名,彻底拔除了这一异地的黑社会组织。

专案结束后,连续参战3个月的薛康,怀着一种胜利的喜悦与对家人歉疚杂糅的情绪回了家。看着几个月没怎么好好见面、上了大班已颇懂事的女儿,他不禁有点担心:孩子睡醒之后看到爸爸,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很欣慰的一点是,女儿醒过来只是纯粹的开心,完全没有怪爸爸。”薛康说,那之后,恰逢女儿幼儿园有开放日活动,邀请家长结合自己的职业背景,去为孩子们上一堂课。他在家连夜赶制了不少教学小道具,去给孩子们上了一堂交通安全课,课上,女儿还作为小演员,参与了课程的演示环节。

“那天她高兴坏了。当我跟小朋友们介绍,说我是一名警察的时候,我能看到女儿眼睛里的自豪。有了她的这份自豪,我觉得怎么样都值了。”

刚柔并济:拼搏与细腻缺一不可

今年2月,薛康调任县局侦查中心四大队,正式“重操旧业”。毕竟是以刑侦入行,“有感情,加上这些年不时参加专案,专业也没丢,有这个机会,还是很激动的。”

新岗位上不久,一起省督案件就到了,这次薛康发现,自己要发挥的不单只是“猛力杀球”、雷厉风行的刚劲,也不单只是“控好小球”、细心耐心的柔劲,而是要来一场刚柔并济的全力攻坚——

“事情发生在煤山镇,当时农业农村局正在巡查,发现有一批兽药的产品包装上印着二维码,但这个码扫进去是个假网站。这个可疑情况背后,很可能是一个规模化的生产销售假兽药团伙。”

进一步调查后专案组很快发现,这些兽药大都都是“掺假售假”:成品药本就由原药+辅料拌合加工而成,背后的团伙大大减少了原药用量,加上药本身只针对牲畜的感冒、拉稀等小病轻症,所以流入市场后,养殖户极难察觉。

但这种“吃不死”也“医不好”的假药,对养殖户的实际损害却相当巨大。调查中薛康就发现,一位经营家庭作坊、规模并不甚大的养鸡户,每年为给鸡治病花去的医药费用竟高达20万元,此中吃药不管用因而反复购药的因素占了成因大半。

“跟受害的养殖户了解过后发现,他们大多是因为价格因素,没有到正规的兽药店里采购,而是选择了微信群里的线上商家。顺藤摸瓜后我们发现,这背后的厂家总共三家,分布在河南郑州、山东潍坊等地。”

一场“远征”即刻启动。迅如闪电的抓捕过程中,本案的20余名嫌疑人全部归案,光是现场缴获的假兽药就装满了6大卡车。

“但人抓住还只是第一步,这个案子涉案上千万元,受害的养殖户分布在全国各地,总数超过700人,加上又都是在微信上跟嫌疑人交易,电子证据的收集算得上是千头万绪,收集过来之后的核实梳理工作更是叫人却步。”

但仿佛命运的安排,薛康正是一个高考数学140分的“数学爱好者”。花了一个月完成全国范围的取证后,他又花下双倍的时间,完成了所有涉案数据的梳理碰撞,形成了完整证据链,最终将涉案的发货、销售环节全部打处,实现了真正的“全链条打击”。

“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关键时刻、危急时刻,比如遇到大案要案的攻坚,这肯定是要刚的时候,但做警察,眼里不能只有大案要案,不能只有刚——群众工作也是我们的本职,办案之中只有刚更不行,我们需要有柔的、细腻的一面。”薛康微笑道,“我自我鞭策的还是那一句,杀球要猛,小球要控。羽毛球这个运动,我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坚持了,我觉得它会陪伴我一生。”

作者:通讯员陈谊 记者李建刚  编辑:徐洁
“四星”耀“三能”|薛康:杀球要猛,小球要控,从警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