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 - 杭网原创 - > - 原创新闻
[隔离日记]我在新疆拜城的隔离,从一碗热乎的羊肉汤开始
发布时间:2021-10-08 16:48:33 Fri  来源:杭州网杭州通客户端

[编者按]趁着国庆长假,去新疆完成一次长线徒步,这是杭州网记者颉月娇筹备已久的一次旅行。没想到,在她与小伙伴进山的第3天,即10月3日,她们进山前的集合地新疆伊犁州霍尔果斯市发现2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为防止疫情外溢扩散,新疆伊犁州及时对有关县市、景区进行了封闭管控,同时暂停了当地公路、铁路和飞机的进出,并且实行全员核酸检测。为此,颉月娇在完成这次自我户外挑战后,迎接她的是未曾经历过的隔离生活。

这几天,颉月娇以“隔离日记”的形式写下自己的隔离故事,记录下这段特殊时期的最直观的生活日常和心路历程。我们一同关注她的隔离生活,关注新疆疫情。

我在新疆拜城的隔离,从一碗热乎的羊肉汤开始

2021年10月7日 星期四 天气 晴

阿克库勒湖,也被驴友称作天堂湖

淌河是徒步乌孙古道必须经历的事

颉月娇(右一)行走在乌孙古道天堂湖边

同行山友的朋友圈里记录着暖心时刻

工作人员给山友们盛汤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自己身处新疆什么地方,哪怕是看着手机地图的定位——它只告诉我,我在阿克苏地区拜城县。

在睡了6天的帐篷后,终于又能在床上睡觉了,本来应该睡个好觉,而我却觉得恍惚了,对于当下的隔离生活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却是改变不了事实。

9月30日,我满怀着期待从杭州出发,在乌鲁木齐转机后抵达了伊宁。由于此行不是逛城市、逛景区,而是徒步走完乌孙古道,所以,半夜抵达伊宁后,想着后面几天的苦行,便踏踏实实地睡一觉,10月1日在伊宁与领队、团友汇合,朝着那条吸引我的乌孙古道出发,想着用6天的时间翻山越岭,从北疆走到南疆,全程110公里,用脚步丈量这条能讲故事的千年古道,用心感受这条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的魅力。

我们这个小团一行7人,跟着领队从新疆伊犁自治州特克斯县一个名叫琼库什台的地方进入。这几天,天气不太好,受西伯利亚冷空气影响,6天的行程中不仅遇到了低温,还经历了三天的漫天飞雪。雪中行,在韩剧中看起来多么浪漫多么令人向往,可是对于徒步者来说,终究并不那么方便。每天支撑着我前行的动力,除了会遇见下一个更美的风景,便是走完全程就是挑战自我的胜利感。

根据计划,10月6日是此次徒步的最后一天。这一天的行程大概有30公里,需要淌二十多道河。走过了,就能走向胜利的终点。向前进,向前进!之前在冰天雪地中的前行、住宿的不便也被我忘在九霄云外了。心中有一种念头就是,胜利在向我招手了。

没想到,这份雀跃的心情,因为同行领队接到的一个电话而被“冻住”了。在出山前3公里的地方,领队告诉我们,由于伊宁出现了疫情,前一天出山的山友们已经被隔离了,我们也是伊宁出发的,有可能也需要隔离。领队的这番话语,出乎我们的意料。同行人员变得沉默了,再加上一路行走的疲惫感,前行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在离黑英乡出山口20多米的地方,我看到了远处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旁边还停着救护车和大巴车。此时,我心里便明白了,出山后迎接我的就是隔离。

此时,同行人员开始陆续给家人朋友报备安全出山的消息,同时也说了即将要面临的隔离生活,大家个个心情复杂却也没有丝毫抱怨。

晚上7点多,新疆的天色还是完全亮着。山口边,河水不紧不慢地流淌着,阴沉了一天的天空中能见到一抹面积不大的蓝色。

这时,我听见工作人员朝我们喊:“快过来!先喝碗热羊汤、吃点馕!”

这是什么状况?那一刻,我还有点懵。来不及反应过来,工作人员已端着一碗热汤走到我面前,汤里面有大块的羊肉和胡萝卜,闻着好香啊!

“我每年都要去山里巡查,知道你们是什么情况。你们走了6天,一路上肯定是没吃好、没睡好。再加上这几天天气不好,山里下雪,你们肯定又冷又饿了吧。先暖暖身子,咱们再开始测核酸。”我接过热汤与馕后,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跟我聊天的,是黑英山乡乡长米吉提。他说,他负责出山口的防疫工作,在山口已经待了三天两夜了。他们每天会拿新鲜的羊肉熬一大锅汤,准备好现烤的馕,等着山友们出山。

这时,我才发现现场参与防疫的人员穿着并不厚实,他们正围着临时搭建的四个救灾棚忙里忙外。

我喝完了一大碗汤后又再加了一碗。身子暖和了,心里也暖暖的。跟着防疫人员去做了核酸检测后,我便顺着指引上了一辆会送我们去隔离点的大巴车,车上空调很给力。在车上的山友们又活跃了。

隔离点在什么位置?隔离是自费还是免费?里面能收快递吗?对接下去的隔离生活,山友们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疑惑与担心。

听着一个个问题,送我们上车的米吉提一直耐心地解答。他说,10月3日上午10点,全县防疫布置会议之后,他们十多个人就直奔山口等游客出山了。他指着山口不远处搭建的几间彩钢房说,那里就是他们这几天休息的地方。“这几天每天有一百来号人下山,有一天凌晨2点还有人下山呢。我们肯定是走不开的,得在这里守着。”

米吉提说了很多话,虽然他的普通话有很浓重的新疆地方口音,但是不难听出来,他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我们,他就在这里,让我们不要害怕隔离,这几天安安心心地调整身体与心态。隔离期间的食宿都是免费的。等到隔离结束后会大巴车送我们去机场或火车站,接送也是免费的。

同时,他还说,隔离时有任何需要的东西,他们也会尽力安排。临走前,他给我们留了电话,让我们到隔离点后跟他说一声,有什么意见或需求,工作人员不能解决的也可以直接跟他提。“我在这里守到10月10日,等最后一批游客下山了,我也要被隔离了。这次没法招待大家了,希望大家以后还能来拜城,好好玩一次。”

大巴车载着我们驶向隔离点,前面有警车开道。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过了10月7日0点,车子在拜城县的一个隔离点前停了下来。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帮我们抬着驮包进入酒店。在登记处,工作人员仔细询问达到伊宁的时间,记录后便告诉我们,需要集中隔离的时间,还给每个人都拿了洗漱用品。

这里的点滴之处都让我感受到细微的关怀。尽管住宿条件有限,但防疫人员想方设法地照顾着大家。知道我们没有吃晚饭,10月7日凌晨2点时,隔离点的工作人员给每个房间送来了夜宵:泡面、榨菜和馕。

我们到达隔离酒店后拿到的食物

按原计划,今天是我从库车飞回杭州的日子。没想到,疫情的变化,把我留了下来。隔离隔不断思念,这几天,我的手机里不断跳出同事朋友发来的信息,鼓励我安心执行隔离。我这般碎碎念的记录,不仅想告诉大家:我在新疆很好,还想告诉大家:面对疫情,中国人的防范是认真的。

作者:记者 颉月娇  编辑:张晶 徐洁
我们本以为在边疆的一个县城里,隔离的日子可能会很艰苦。县里的住宿条件有限,但有设身处地为大家着想,做好每一个细节照顾着我们的拜城防疫人员,我们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