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网原创 | 休闲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科技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首页 微观杭州 杭网街拍 E周观察 杭网议事厅 杭州有约 热点专题 网友播报 网民观点 杭网动态 杭网博客
当前位置: 杭州网- > -杭网原创- > -微观杭州
从杭州的儿戏与儿歌说开去

2017-07-31 10:44  杭州网

  在泰国的曼谷旧国会大厦展厅,陈列有皇室玩偶,供年幼的皇子、公主对民间的认识。有一组木雕:一老妇和一垂髻小儿对坐,两人四手相错叠合,老妇的拇指与食指,正轻轻的捏起小儿手背上的一坨“嫩肉”。看那老妇的嘴,似乎念念有词。哇!这不正是杭州人旧时的儿戏吗?配以的儿歌是:“哎呦哇,咋啥啦?蚊子苍蝇咬我啦。快快爬上来”。于是,最下面的一只手轮换到了上面,儿戏与儿歌继续。

  这几乎是所有老杭州人伴随过幼时的儿戏,如今我的太太仍然和外孙女在玩,这也是蚊子苦多的昔日的遗痕。在几百年前的泰皇宫中看见这儿戏,真的难以置信。难道是从中国,或者杭州,传过去的?难道,是从泰国传到杭州来的?

  上世纪30年代,日本学者池田静夫在《支那水利地理史研究》中说:南宋之后,继承它的“元统治者并不能真正受到汉人的敬服,在当时汉人的心目中,都城依旧是杭州。而这些起源于杭州的文化,就逐渐向四方流传。后来,那些与杭州文化关系密切的文化人,逐渐分散到各地,这些文化不断地相互排斥又相互影响”。

  我是在陈桥驿先生的《杭州运河历史研究》之《序》(2006年1月版)中读到池田静夫这段话的。或许,曼谷旧国会大厦中的玩偶所表现的儿戏,正是这一种杭州文化因素的“流传”。否则,没有更好的解答。

  儿戏与儿歌中的这一种历史的折影,说开去,还有。譬如辛亥革命以后,咸鱼大翻身的会党又被打入了“地府”,浙江的朱瑞就奉袁世凯的命令捕杀过帮会。于是,“好佬”们纷纷隐身,万不得已,也只能凭借手势与器物的摆放,在茶肆酒楼中寻找“同宗同帮”。其中最富变化的,就是手势的不同屈伸。我在四川大邑的一次采访中,地方史研究者就和我说到过袍哥的手语,十指变动的内涵,极为丰富。今年春上,去越南背包游,在西贡,友人之邀,赴饭局。一位华裔,极豪爽,敬我酒时,右手举杯,左手五指张开,搭右臂膀上。估计,这也是中国某“帮”的规矩遗留。可惜我不懂,没有“寻宗帮”的回礼。

  “石头剪刀布”的儿戏,老杭州叫“寻宗帮”,就是“好佬”寻找“同宗同帮”的遗留。“上到江头,下到湖墅”,当年的码头,几乎是这种“江湖文化”的最集中之地。当然,可以肯定,这手势,在当时是只做不说的。还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游戏有“非儿”的因素,譬如像“蚊子咬”中的老人的引导。

跳格子 儿戏

  还有一种“跳格子”儿戏,两人对垒,以双脚的蹦跳迎合,决定输赢,并伴有儿歌:“腾,腾钩折啊;折,折钩帕啊;帕,帕钩腾啊”。“腾(石头),折(剪刀),帕(布)”,其实,这就是老杭州“正版”的“石头剪刀布”。从脚的蹦跳,转为手势的变换,以“寻宗帮”的口令替代了“腾,腾钩折”,这应该是又一个时代的开始。

  当然,时代印痕模糊的儿歌也有:“睏睏小眠床,喫喫白相相,……五块五块喫大菜,六块六块喫小菜,……”它表达什么?伢儿不会深究,后来不让唱了,是大人追究了。现在看来,“翻过钱塘江”去“白相”,去“喫大菜、喫小菜”(其实是大众菜和小灶菜),应该就是“休闲文化”的折影。只不过,时代不同,意识不同。

  信口胡诌的也有:“人造卫星,小小月亮,飞机大炮,打煞‘某某某’”;“天上有桥,桥下有水,水上有船,船到杭州,周吴陈王,王先生做梦,梦见娘舅,娘舅原来是个‘某某谋’”。 这其中的“某某某”,不同玩境有不同的代入:譬如“日本佬”,“美国佬”,“蒋介石”,“杜鲁门”,也可能是身边的“某某某”伙伴。

  这些老儿歌,看似是小儿沸反盈天的无意,透出的是一定的意识,这就是上文说到的某种时代的“引导”。其实,儿戏中的儿歌、儿语,本质应该是生活的折射,而不是政治。譬如,我家小外孙女最早表达的en en与xu xu,一种极自然的发声。

  说到此,有明白的或许会说:哦,这杭州话不雅,写不进文章的。哎,您先别下结论,先听我说一部台北的幼儿系列碟片《巧虎》。在第一年的12张片子中,就有父母和幼儿扭了屁股唱“en en”、“xu xu”的。它以一种最形象的发音,告诉幼儿“大便”与“小便”的意识。也可以说,杭州话中最不能为外来人理解的这两个词的发音,就是这么来的。此后的变音,就是我们自以为的“成熟”,一个渐进。

  有关“en en”与“xu xu”儿歌,不作展开。但要说明的是,这一种人人需要随时张口表达的词,对于老杭州来说,也有文雅的说法:前者称“大解”,后者称“小解”。譬如我的老父,读过四书五经,哪怕落魄到了粗人,也是这么说的。

  这两词,在杭州话中统称“解手”,据说,产生于古时的中原人往南迁徙的押解途中:“大人,我要净手则个”,于是小解,松绑一只手。“大人,我要出恭则个”,于是大解,松两只手。所以,北人没有“小解”、“大解”之说。

  上世纪70年代,京城一高官夫人为其女择婿,经人周密安排后,与某后生相见。高官夫人端坐之“严嵩”,后生见了,不免生出“内急”之感,他说我要“小解”。高官夫人不明白“小解”的意思,继而不快。据此,有人说这后生是江浙人,北人与南人习性的不同,也就注定了“择婿”的黯淡。这是有道理的。

 

☞进入论坛讨论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曹晓波    编辑:郭卫    
     图库
2017年度天文摄影 ...
晨光初照阅兵场
人生璀璨如烟火
法国举行洛林国际 ...
杨幂霸气直面黑粉负评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浙江省通报职称改革突出问题 涉及你的行业吗?
日前,省人力社保厅发布了《浙江省2016年度职称评审督查复审报告》,我省各领域职称改革总体进展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报告里都说得特别细。[详细]
·内鬼“雌雄双盗”偷包裹
·浙江省通报职称改革突出问题 涉及你的行业吗?
·景点景区导游、母婴护理员……今后这些“证书”不再存在
·吓人!杭徽高速货车起火自燃 旁边山林遭殃
·半夜高速三车追尾两司机被困惨痛场面不忍直视
·“纳沙”台风串门上海铁路局停运约40趟车
·杭州公交开通144路 三墩申花居民出行更方便
·老人河边常晒衣 今早不慎落了河
·富阳召开首届人才群英大会 发布“招贤令”
·“童”书共画——浙江省第二届青少年英才书画艺术大赛落幕
·杭州的防空洞开放避暑啦!里面的空气如何?
·萧山现细菌战新物证:当年日军害人反害己
·数字里的杭州地名之“二凉亭”
·穿越回南宋,那时杭州人民的消夏方式好精彩
·含辛茹苦 40℃ 环卫工人在中河捞垃圾
·吹空调还涨知识 高温暑假杭州好去处
·这里湖水风光秀美 鱼米丰产
·书香气质下沙大学城 焕发出别样美感
·风景幽然 杭州的“小九寨沟”太湖源
·杭州鲜为人知的清凉山村
·NO.67 王者遭怼 谁的荣耀?谁的烦恼?
·NO.66 共享单车:规范、竞合与发展
·NO.65 秋水山庄的门脸 该是什么样?
·NO.64 G2O来了  我们能做什么?
·NO.63 直击2015“文化在城市可持续发展中的角色”国际会议
·NO.62 出租车改革破冰 行业变革几何?
·NO.61 电梯安全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NO.60 优步的未来 怎样的路
·NO.59 世界这么大 我去小百花
·NO.58 民办小学的甜蜜和忧伤
· [最新发布]浙江省通报职称改革突出问题 和你有关吗?
· [最新发布]今后这些“证书”不再存在
· [最新发布]杭州公交144路 三墩申花居民出行更方便
· [最新发布]中国美院要在良渚建分校 2020年投用
· [最新发布]杭州市向困难群众发放一次性防暑降温补助
· [最新发布]拱墅城中村改造 祥符老街要重焕新生
· 【杭网会客厅】独家专访亦戏亦歌的小邓丽君许志英
· 【杭网会客厅】“新学院派”领军人物王作均画展上的艺术碰撞
· 【杭网会客厅】希伯来文化和犹太经济专家竺亚君博士
· 舞蹈名家崔巍现身讲述“不是舞蹈”
· 杭州智慧文化服务平台正式上线
· 腊八节能否成为中国的感恩节?两位专家杠上了
· 2012杭州文化建设十件大事评选
· 2012城市的力量 颁奖典礼
· 杭州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
· 中南购物中心开业
· “非法营运、非法上路”车辆整治
· 富阳经济开发区引领转型发展潮流
· 发现“最美杭州人” 争做“最美杭州人”
· “西湖金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002000058号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7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