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 - 杭网原创 - > - 原创新闻
竭力3月解决群众27年烦心事 一封感谢信道出一个动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2-24 15:36:01 Tue  来源:杭州网

“我们老百姓遇到这种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们帮了我家这么大的忙,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说话的是慈溪市桥头镇丰潭村村民余松强。对着前来走访的桥头派出所民警,他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内心感慨万分。

真诚的目光和满面的笑意,已然表达了这位朴实农民内心的感激。

今年,桥头派出所民警耗费3个月,帮助余松强的妻子解决了27年的“黑户”问题,余松强感激至今。11月,余松强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寄给浙江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王双全,叙述公安民警为民服务的动人故事。王双全收到信后作出批示:“桥头派出所为民解忧,值得点赞。”

突遭变故,生活雪上加霜

27年前,余松强遇上从贵州来打工的石佐琼,两人共同生活并育有子女。由于长时间与老家失去联系,石佐琼被报了失踪人口,户口及身份信息被注销。

多年来,石佐琼一直没有户口和身份证,领结婚证成了她最大的奢望,两人的儿子一直办不了独身子女证明,她还常常被打工的地方拒绝,交不了社保。到后来,连出行都变得困难。“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出门了。”石佐琼说。

为此,余松强和石佐琼下决心要去贵州老家解决这事。

2016年正月,石佐琼搭了老乡的顺风车回到贵州老家,又是找朋友,又是请邻居,他们都建议石佐琼去派出所看看。石佐琼离开贵州多年,口音夹杂着慈溪方言,常人很难听懂。去了派出所,石佐琼说不清缘由,接待民警误以为石佐琼是要办户口迁移,告知其流程,石佐琼听不明白,最后放弃回家了。

余松强一直以拉人力三轮车为生,石佐琼则在当地一家钢管厂做工。可是两人年纪大了,余松强拉不动车,生活有些艰难,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更是雪上加霜。

2018年12月4日,石佐琼在车祸中断了腿,因为没有医保,一万多元医疗费需要自负。余松强忧心忡忡,向村支书求助。村支书立刻拨通了桥头派出所辖区民警俞一炜的电话,而这通电话迎来了事情的转机。

异常曲折的身份认定

桥头派出所户籍民警徐飘梦至今还记得见到余松强时的场景。

“那天俞一炜带着一个身材干瘦的50来岁大伯来办证大厅,我还没问,他一见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说‘警官帮帮忙啊,我老婆没有户口,我们不知道怎么办’。”徐飘梦回忆。

当下,徐飘梦简单询问了余松强妻子的情况,根据余松强提供的姓名“石佐琼”和“石启兰”查询相关系统,却没有找到对的人员信息。看着表情忧愁、焦急无助的余松强,徐飘梦虽然意识到事情的麻烦,却暗暗下决心:“能帮就帮到底。”

听说石佐琼摔断腿在家休养,徐飘梦建议余松强先回家,改天民警上门面对面向其妻子了解详细情况。几天后,俞一炜去了余松强的家,看到躺在床上的石佐琼。但这次上门,却把他给难倒了。

“余松强和与他妻子口音都不是本地的,两人文化程度不高,沟通太难了。”俞一炜说。

俞一炜一再问石佐琼为什么没有户口,但石佐琼讲东讲西也没有讲出一个所以然。最终,俞一炜只确认了石佐琼原先确有户口,并得知了其老家“独山县”这个地名,还有一个她干弟弟的联系方式。

回到派出所,这些信息被交给了徐飘梦。徐飘梦联系上贵州省独山县警方进行沟通,并拨打了这位干弟弟的电话。但他只知道石佐琼兄弟姓名的读音,其他信息也说不出来。根据这些信息,徐飘梦又在信息库中找到许多疑似石佐琼的兄弟。

“如果要给石佐琼恢复户口,她的身份必须要确定,首要的就是找到他的亲属。虽然已经知道了地区,但是信息库里姓名读音相同的人太多了。”徐飘梦说。

随后,派出所教导员夏满红和民警俞一炜再次上门,同时还特地带了录音装置,以便事后进一步辨认,听懂意思。

“那次,终于又问出石佐琼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俞一炜说。

根据这个信息并结合年龄进行推断,徐飘梦查到一户人家非常符合石佐琼的情况。但对于这户被注销的人来说,户内其他人员对于她应该是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为此,俞一炜和徐飘梦又再次去余松强家核实,最终得到证实,原来是石佐琼记错了。

“我前后至少跑了5次,虽然麻烦但我们不敢马虎,绝不能弄错。这样一个困难的家庭,我们早帮他们处理好户口,也就早点帮他们减轻压力。”俞一炜说。

终于确认了石佐琼的身份,徐飘梦将这个情况告知贵州独山警方。在沟通过程中,当地警方分几次要求慈溪警方提供石佐琼照片、身份证明以及相关笔录以求证身份,都是由徐飘梦、俞一炜、夏满红在忙碌中抽空向当地村民、余松强家属调查,并做记录,这些材料形成后,又由徐飘梦邮寄给当地警方。

“最后,独山警方还需要有个上门调查核实的流程。我只能一次次联系询问情况,盯了一个月,终于得到好消息,石佐琼就是那户人家的。”徐飘梦笑道。

27年的烦心事终于解决了

3月13日,桥头派出所收到由独山警方寄来的载有石佐琼身份信息的户口本,徐飘梦专程跑到余松强家中送户口本,余松强一家激动万分。

“真是想不到啊,我总共就去了一次派出所,后面的事情全都是民警帮我们跑的,结果真的就办成了。”余松强很感慨。

为了方便石佐琼后续办理身份证,徐飘梦又与独山警方沟通,由于石佐琼是第一次办理身份证,必须要本人到独山办理。得知这个消息,石佐琼腿伤一好,就回了一趟贵州老家。

回来之后第一件事,石佐琼就和老伴去办理了期盼已久的结婚证。

“以前整个人很愁很愁,没有开心的日子,现在心中很高兴。独山那边的民警都说慈溪民警对我的户口很用心,没有他们,我的户口办不出来,我也是这么想的,让大家费心了。”石佐琼说。

作者:通讯员 傅奕 冯罗鑫 记者 李建刚  编辑:徐洁
今年,桥头派出所民警耗费3个月,帮助余松强的妻子解决了27年的“黑户”问题,余松强感激至今。11月,余松强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寄给浙江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王双全,叙述公安民警为民服务的动人故事。王双全收到信后作出批示:“桥头派出所为民解忧,值得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