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 - 杭网原创 - > - 原创新闻
高墙内行走在刀尖上的冒险者
发布时间:2019-12-02 11:35:29 Mon  来源:杭州网

冬日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而不炙热。

今年的12月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近日,杭州网记者深入杭州市看守所艾滋病监区,记录还原一群真实、勇敢、有爱的人。

有人说,艾滋病监区的管教工作就是“行走在刀尖上,航母上停飞机”。

其实何至于此?

早在2003年,杭州市看守所就率先在浙江设立了首个艾滋病监区。时间,从来都不会说谎。行进在这见证发展的16年里,杭州市看守所已安全羁押监管“涉艾”在押人员700多人次。艾滋病监区先后获得“青年文明号”、集体三等功,监区民警多次立功受奖,锦旗和感谢信50多件。

一路走来,历尽艰难坎坷。

杭州市看守所所长徐平回忆,这里第一批集中收押了13个艾滋病犯人,因不服从管教,13名犯人集体闹监,用粪便、血液、痰、尿液扔得整个房间都是,并且暴力反抗管教。当时的民警是穿着防护服进入监区……

目前,看守所艾滋病监区关押43人,负责监区管教的民警有两位。

两管教警官分享故事

”其实现在很多人谈艾就色变,主要是因为对于这个病况不够了解,因此,这需要多掌握最新动态常识,全社会共同参与,一起面对问题。” 

两位警官同时强调:“艾滋病其实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在押人员里,感染上艾滋病的人,来自各行各业。”

    看守所最受欢迎的?

阅览室里,愿意接受采访的在押人员聂某(化名)正在看书

杭州市看守所所长徐平说,看守所的书,是最受欢迎的,每天临睡前,在押人员都会看一段时间的书,用看书来填充时间,汲取精神养分。看守所特别重视在这一方面的投入,总会及时更新书籍。

聂某原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谈吐得体,外形俊朗。去年4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收押时,被确诊有艾滋病。刚到看守所,聂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钱警官一直告诉我,逃避问题只会让人痛苦,勇于面对才能让内心强大。”当我问他,被关押的这20个月来,最让你感动的是?他说,生日那天,钱警官给我煮了一大碗泡面,送到我的监室,让我和室友分享,真的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人记得我的生日,那一刻,真的特别暖心。

刚刚进来的艾滋病在押人极为迷茫和绝望,调查表上的消极言语:“我能活着走出看守所就谢天谢地了。”

一段时间后则变化巨大。在监区的宣传墙上贴着在押人员的手写信,清一色感恩言语。

记者发现,其中一封这么写道:“希望钱警官在我释放后,继续对我帮助教育,以免我又吸毒或误入歧途……”一个在押人员能有如此转变,一定是和管教建立了很深的信任。

涉艾死刑犯临行前,管教都会送他们最后一程。

行刑前的下跪

2005年8月一天,杭州市看守所。刚子(化名)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缓缓走向提审室,走在前面的是看守所的管教万警官。这是执行死刑前的最后一步,提审、确认死刑犯身份,还有二十多分钟,刚子就要被送入刑场。

突然,神情呆滞的刚子朝着前面跪了下来,连续磕了几个响头。边磕头还边哭着说:“万管教,真对不起,我现在要走了,向你道歉。”眼泪从他脸上流了下来。

刚子因为贩毒,2004年被判处死刑,定于2005年8月执行,因为患有艾滋病,所以关押在万警官的监区。因为绝望,刚子向管教民警吐痰,故意尿床、拉大便在身上,甚至想劫持民警越狱……万警官也没有想到,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刚子竟然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看守所防护服、戴头盔、穿胶鞋、携带警棍等装备一应俱全。但管教很少用,尤其是口罩。“戴上口罩就和他们就有了距离感……”

“这里没有一个幸福的人,都是人生到了绝境,到了最悲哀地步的人,如果没有关爱,他们就容易走上极端。”管教警官正为在押人员加水果。

隐姓埋名的地下工作者

目前,艾滋病监区还有43名犯人,由两个管教民警负责。

“我们的家人都不知道我们在艾滋病监区工作。”

“怕他们多想,更怕他们担心。”万警官说,但是艾滋病监区的工作总得有人做。

“我的孩子还小,我也担心职业暴露的问题,每次回家之前都会先把手洗干净。每次拿体检报告时,也会小紧张。每次和朋友吃饭时,对方半开玩笑,但内心还是会对外界歧视的眼神不习惯。不过,现在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我平时一直都非常注重学习前沿新知,然后分享给在押人员,让他们对自己、对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

钱警官和万警官都是在艾滋病监区工作5年以上的“老民警”,这个监区就是一个浓缩的人间世,人生百态,爱恨情仇,展眼望去满目伤痕。

这里关押的每个人都有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问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其实他们每人都有苦衷,都想呐喊,都想哭诉,这些话没有人听,这些情绪没人化解,他们就会自暴自弃,甚至报复社会,走上更可怕的路。

“这一切的工作,就让我们来做吧。”钱警官和万警官说。


作者:记者 李建刚 通讯员甘露 傅宏波  编辑:陈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