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杭网原创- > -原创新闻
杭州反扒能手孙宇晶被追授“一等治安荣誉奖章”他的事迹谁看了都会流泪
发布时间:2017-07-10 11:26:21 星期一  来源:杭州网

上午,追授孙宇晶“一等治安荣誉奖章”荣誉称号的颁奖仪式如期举行。

曾多次荣获“杭州市治保先进个人”、“查缉能手”等荣誉称号的孙宇晶,这次却“缺席”了。替他从杭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方国伟手中接过这枚奖章的是妻子孙蓓。

4个月前的那个傍晚,孙宇晶,交通治安分局协警,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年仅37岁。

他的身后是四位身体状况堪忧急需子女照顾的老人,以及一对年幼的儿女。

他倒在家门口5米处, 3岁的女儿再也等不到熟悉的敲门声

时间回拨到那个不忍触碰的日子,2017年3月7日。

孙宇晶一如往常,一大早就来到了西湖区公安分局留下派出所汽车西站执勤点,开始了自己一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

上午7时15分,孙宇晶在民警刘先波的带领下,对汽车西站旅客下客区进行巡逻执勤,期间共盘查人员80余人。

11时许,孙宇晶回到汽车西站大门口的西湖一号岗亭进行值守。

12时,孙宇晶和同事对西站周边秩序进行整治,整治违规推广电信业务小店1个,协助交警劝离违章停车车辆10余辆,热心帮助群众,指路带路30余人次。

14时许,孙宇晶和同事继续在汽车西站周边巡逻。

15时许,在汽车西站左侧出租车上客处又发现有人非法拉客,对方看见孙宇晶等人后逃散,孙宇晶追出五、六百米,这时孙宇晶感到胸闷、气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就回到岗亭同时继续在岗亭值守。

15时30分许,因身体实在不适,孙宇晶向值班民警刘先波请假,刘先波见孙宇晶脸色不好,当即同意他赶紧回家休息。离开前,孙宇晶还不忘对刘先波说:“刘队,近期车站周围黄牛拉客现象又猖狂起来,明天咱们把整治工作再商量一下好吗”。

谁都没有想到,这竟是他留给战友的最后一句话。

16时10分,孙宇晶乘坐70路公交车,从汽车西站坐到运河广场站下车后步行回家。

17时许,孙宇晶到达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登云阁某幢5楼走廊,离家门口5米处突然晕倒,失去意识。在邻居惊喊声下,岳父岳母抱着孙宇晶3岁女儿冲出房门……

18时30分,经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奋力抢救无效,孙宇晶不幸去世。

提及女婿,孙宇晶的岳母抹着泪说:“女婿很疼爱外孙女,每次下班听到敲门声,外孙女就高兴地一边喊‘爸爸回来了’,一边帮着开门。而孙宇晶总会抱起女儿,在其脸蛋上猛亲一番,家中顿时充满了外孙女‘咯咯咯’欢快地笑声。

女婿去世后,外孙女看着客厅里挂着的女婿遗像,天天哭着喊着要爸爸。” 不久,家人便把孙宇晶的遗像收起来了。

“我喜欢”,道出了他骨子里的公安情结

1999年,孙宇晶高考发挥失常,与大学无缘。

但好学的他通过自学考试,2年后顺利拿到了大专文凭。

同年,孙宇晶获悉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招反扒队员。为此,孙宇晶说服了妈妈,毅然报考,为的是圆自己心中的一个“警察梦”。

孙宇晶一路过关斩将,在进入面试的时候,考官问了孙宇晶一个问题,为何来报考?

孙宇晶的回答是:“我喜欢。”

就这三个字,道出了他骨子里的公安情结。

2001年6月,孙宇晶正式成为一名反扒队员。

孙妈妈至今还珍藏着一则从报纸上剪下的新闻,她小心翼翼地从一个塑料封里取出,纸面略显泛黄,有点年份。

这是刊登于2001年10月4日钱江晚报上的一则图片新闻,文字写着:昨天下午,在人潮涌动的杭州少年宫附近,两名正要下手行窃的小偷,被身后的两双大手一把擒住,人赃俱获。

图片上一名眼部打马赛克正押着盗窃嫌疑人的壮硕男子就是孙宇晶。

孙妈妈记得,这是儿子参加反扒工作后抓获的第一个扒手,居然还上了报纸,那天儿子回家着实炫耀了一番,她特为儿子感到骄傲。

2002年,刑侦支队反扒队划归交通治安分局刑侦大队。

在交通治安分局刑侦大队反扒中队工作期间,孙宇晶起早贪黑,迎风雨、斗严寒、战酷暑,一直在公交车上和站台间拼搏,勇于同犯罪分子作殊死斗争。

因抓捕工作,孙宇晶身上留下了大小伤口20多处,刀伤2处,一处在腰部,一处在腿部。

孙爸爸曾考虑过让孙宇晶换个工作,反扒工作太危险了,毕竟孙宇晶是独生子,万一出个意外怎么办。

可孙宇晶硬是做通了爸爸的思想工作,并得到了妈妈的支持:“儿子喜欢这份工作,我们就支持他吧。”

“儿子与公安结缘17年就这么匆匆结束了……”,说到痛心处,孙妈妈会稍稍停顿一下予以平复情绪,“儿子胖,大家都叫他胖子,在我眼里儿子就像个弥勒佛,有福相。

追悼会那天,单位领导、同事和朋友来了200多人为他送行。”

说话间,这位坚强的母亲一直克制着自己的眼泪。

岗亭前的扶桑花,向人诉说着一位好辅警的故事

交通(水上)治安分局办公室副调研员陈天喜,是当时交通治安分局汽车西站派出所的筹建者,也是首任所长。

2004年5月,西站派出所挂牌成立,陈天喜亲自点将,全所共6名民警,1名协警。这一名协警就是陈天喜从反扒队挖来的孙宇晶。

事实上,陈天喜没有看错人。孙宇晶调入汽车西站派出所工作后,主动学习相关信息采集系统,负责汽车西站信息室工作,并开展经常性的西站周边整治工作,对不法商贩、拉客黄牛、恶意乞讨等违法行为人的管理和整治,10多年来建立涉及大量“黄牛”的信息库,建立并通过“信息员”及时掌握汽车西站及周边治安情况,及时将违法犯罪的团伙和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

2005年7月,窃贼姜某在候车大厅,将来杭看病的江苏人陈女士的随身包偷走,内有现金8000余元。

孙宇晶通过监控分析,并蹲点守候。

两天后,孙宇晶将再次到西站踩点作案的姜某成功抓获。

随后,协助民警两次出差江苏常熟取证,最终固定证据,将其绳之以法。这是西站派出所成立后破获的首起拎包案。

2006年至2010年,倪晓杭接任第二任所长。现任交通(水上)治安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的倪晓杭说,孙宇晶工作积极主动,凡是总冲在前的精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这4年工作期间,孙宇晶先后与同事抓获犯罪嫌疑人180余名,移诉犯罪嫌疑人160余名。

第三任所长应为民,现任交通(水上)治安分局科技科科长。

他对孙宇晶评价也颇高,在与孙宇晶一起工作6年里,孙宇晶利用自己特长,在车站多次抓获盗窃、诈骗违法嫌疑人,特别是在禁毒堵源截流查缉工作中,孙宇晶多次识别出犯罪嫌疑人,协助民警破获重特大运输毒品案件5起,缴获各类毒品2000余克。

2015年12月,汽车西站派出所划归西湖区公安分局,成了留下派出所汽车西站执勤点。

翻开孙宇晶的工作简历,就会发现,自2001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无论是在反扒队,还是在派出所,无论岗位如何变化,机构如何调整,孙宇晶都用他的质朴、踏实和勤恳,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奉献着,他不仅是领导眼里的好同志、更是同事眼里的好战友、好兄弟。在岗亭,翻开值班记录薄,3月7日这一页,工作情况记了满满一页,清楚明了,值班署名为孙宇晶。

“我现在一闭上眼睛,眼前总会浮现孙宇晶的笑脸。”民警刘先波说。

同样有这种不舍之情的还有协警栾忠礼。今年50多岁的栾忠礼2005年进入反扒队成为孙宇晶的同事,两人尽管年龄上存在一定差距,但诚恳稳重、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的孙宇晶很快博得了栾忠礼的好感,两人很快成了铁哥们。

G20峰会期间,综合素质出色的孙宇晶担任了西湖一号岗亭的岗长,无论从值班日志记录、对讲机点名、上下班制度,还是携装出警、迎接检查,他都处处都严格要求自己。

针对车站特点,西站执勤点制定的“一巡、二岗、三哨” 的日常工作制度,就是出自孙宇晶的“金点子”,这项制度既突出了快速反应处置的特点,同时也提升安全管控的效率,峰会期间在各级部门的督查检查中都得到了好评。

孙宇晶去世后,西湖分局留下派出所副所长张兆飞和西站执勤点的同事们自掏腰包,买了5盆扶桑花放在西湖1号岗亭旁边。

扶桑花的外表热情豪放,却有一个独特的花心,就如同热情外表下的纤细之心。这点挺像孙宇晶的性格。

“看到扶桑花,仿佛看到了孙宇晶,我们心里踏实。”

扶桑花开得很红,仿佛在向来来往往的旅客讲述着,这里曾经有位优秀的协警,大家都喜欢叫他“孙胖子”。

17元钱买的收音机,竟成了妈妈无限的哀思

对待群众热情、热心,对待工作踏实、敬业,为人随和、真诚,还有对生活的乐观精神,是孙宇晶生前每一个同事和好友对他的评价。

2016年5月18日下午,孙宇晶在巡逻中发现一名走失老人,他一边安抚老人的情绪,一边根据老人提供模糊个人信息,通过网上查询,终于得知该老人为临安人,并通过电话联系上其家人进行情况核实。

然后对老人进行妥善照顾,直到其家人来接。

当然,对自己家人的爱和孝顺,孙宇晶也是不遗余力的。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孙宇晶的不幸离去,无疑令家人蒙受着巨大的悲痛。孙宇晶的儿子今年下半年上小学二年级,3岁的女儿患有先天性输尿管畸形及肾积水,一直在治疗中。

岳父岳母的身体也不容乐观,爸爸孙福生浙江麻纺厂退休后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患有冠心病,做过心脏搭桥手术。

母亲王研平2年前在一次体检中查出肺癌,尽管当初手术还算顺利,但一直在定期化疗治疗中。

生活的重任压在了收入并不高的孙宇晶和在一家医院做护士的妻子肩上。王研平不忍儿子儿媳受累,几次产生消极念头。

可孙宇晶却安慰说:“妈在,家就在!” 去年峰会安保期间,工作任务异常繁重,汽车西站又是游客进出杭州的西大门,孙宇晶几乎天天加班加点。

有一天,孙宇晶抽空花了17元钱,在网上买了一个收音机送给王研平。

他说,妈妈晨练的时候可以听听音乐或者新闻,这样就会更有乐趣了。

从此,王研平晨练时,这台收音机时刻不离身,幸福跃然脸庞。

而今,这台小小的收音机却成了妈妈对儿子的无限哀思。

今年92岁高龄的奶奶已经3个多月没见孙宇晶了,老人一度茶饭不思。

家人把孙宇晶去世的消息封锁得死死的,仅给了老人一个善意的谎言:孙子出差去了,时间可能会久一点。但谁也不知道能瞒多久。

作者:通讯员 傅宏波 徐佳 记者李建刚 图李勇  编辑:陈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