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 - 杭网原创 - > - 原创新闻
【我和我的祖国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罗雪娟:一个泳池健儿的心路,一位母亲的爱
发布时间:2019-09-23 14:19:42 Mon  来源:杭州网

事业是干出来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一代代新老杭州人以“敢为天下先,勇向涛头立”的奋斗精神,把自身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把爱国精神转化为实际行动,用自己的汗水、热血、才智,书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篇章。

历史文化名城、创新活力之城、生态文明之都……杭州城市一张张金名片背后,离不开杭州人的苦干实干;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从宏伟蓝图变为美好现实,也离不开杭州人的辛勤奋斗。

钱江滚滚、弄潮儿立,百舸争流、奋楫者先。如今,身处新时代、认清新使命、踏上新征程,需要更多新老杭州人的共同奋斗、长期奋斗、艰苦奋斗。

即日起,杭报集团各媒体将同步推出“我和我的祖国——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特别报道,将国家命运、城市发展、家庭幸福、个人成长勾连在一起,挖掘70年来新老杭州人的奋斗历程、奋斗故事、奋斗精神,凸显杭州的城市形象、城市文化、城市气质,展示各地各行各业的发展成就、喜人变化,共同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营造浓厚的喜庆氛围。

罗雪娟接受杭州网记者专访

杭州籍游泳冠军罗雪娟最近一次醒目地出现在大众视野,是2018年杭州世游赛(25米)的开幕式上。湛蓝色的泳道,浪漫而热烈的灯光,钱江之畔小莲花轻盈绽放,数千名观众的期待中,罗雪娟轻抚肚子登场,她浪漫的泳动,温柔的诉说,一句“孩子,妈妈在泳池边等你。”将满腔的热情、母爱和希望倾注入泳池。

回忆这个场景的由来,罗雪娟说,以前在国外参赛都是听不懂的语言,在钱塘江边是能听懂的语言和掌声,实际上当时已经在怀孕的足孕期(8个月),但是作为杭州籍的奥运冠军,特别骄傲,这份东道主的感情特别深刻,你会为了你是杭州人,而感到骄傲。

那一刻,游泳之于杭州,不再只是单纯的竞技和拼争,更是一种大气谦和、奋斗不息、包容爱意的城市文化。

罗雪娟是这种文化的一个起点。

游泳对杭州有着特殊意义。改革开放以来,杭州游泳运动员共获得了102个奥运会、世界、亚运会和亚洲冠军。特别是近十几年来,杭州为国家培养、输送了罗雪娟、孙杨、叶诗文等奥运冠军、世界冠军以及亚运会冠军、全国冠军共计45名。

冠军城市的塑造,源自每一个小小的梦想。

今日体校生、明日奥运星

是写在墙上的标语,也是孩子们的漫长历练


杭州籍游泳冠军罗雪娟

曙光路与黄龙路交叉口,往西就是最具代表性的西湖景致:梧桐树荫遮道,苏堤蜿蜒即达,陈经纶体校的位置,恰巧就在园林的秀美,和城市繁华的交界处,伴随着黄龙体育中心的高塔,在晨光中勾勒出昂扬向上的轮廓。

这样的晨光里,差不多每一天刚过6点,就能看到渐渐热闹起来的人群,多是开着汽车、骑着电瓶车的家长,后座上坐着吃着早餐的少年——中学的、小学的、甚至幼儿园的——开始清晨的第一场训练。

划手、打腿、踮脚尖……这些身影里面,也曾有罗雪娟的孩童记忆。

粉色连衣裙、温婉长发,面前的罗雪娟早已褪去泳池的峥嵘,回忆最早学游泳的经历,她并不是典型的“天才少年”:“一开始还没有陈经纶,那时候是杭州市青少年业余体校。”

“当时教练在拱墅区,大致挑了100个孩子,在我的班里是两个孩子,对,然后就告诉我们,我要教你们游泳,然后一个月以后你们会淘汰,只剩下30个。”说到这里,和记者莞尔一笑, “好像这个模式现在还是这样是吗?”

她的话语间,有着习惯性的笃定:“对,所以对我来说,这就是真正认真学习游泳的开始,可是其实当年他选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要选我去游泳,还是懵懵懂懂的一个状态,是的,放学以后,教练说选到的同学跟着体育老师走,然后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那个时候也没有电话,也没有来得及直接通知父母,说我要跟着老师去哪里一下,真的是,一年级的时候真的没有这个概念。”

 “所以等到那天下午放学,到时间我还没有回家,我父母就着急了……这人呢?”

回忆这个过程,罗雪娟和记者都会意地笑出了声。

一个容易简单快乐的小女孩

一个二进宫的游泳者

关于罗雪娟的采访里有这样一段话:她总想起自己小时候上学,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父母骑着自行车带她到校门口,然后说,以后你就自己上下学了…… “我觉得,走在上下学的路上,跟同学一起笑闹、买小卖部的零食,是一件挺开心的事。”

但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回家路上的这些快乐并没有支撑太久,罗雪娟回忆说,因为不久之后就开始吃苦了——和很多少年天才不同,她在泳池里的成长之路一波三折。

1995年,罗雪娟入选省队,但是不久之后便遭遇挫折:“其实进了省体校以后,差不多是那边待了半年,因为成绩不好,我被退回来过一次,就又回到了陈经纶”。

这个过程无疑是一个低潮,“这个阶段我特别感谢我的伯乐,也就是启蒙教练,从那个时候那么多的孩子里面看到了我,他用他比较专业的眼光来考量,而且他对练蛙泳也有独到的见解,这也明确了我的蛙泳方向。”

一个关键的抉择,成就了未来享誉世界的“最美蛙后”。

说到这里,罗雪娟顿了一下:“所以印证了那句话,我不知道这样说恰不恰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除了成绩本身的起起伏伏,伤病同样是作为一个运动员,难以回避的话题:“小的时候很少受伤,但是后来身体不同的零件开始受伤了,这个过程是对体力和意志力的考验,特别是当伤病遇上了很重要的比赛,我们到底参不参加?这是个非常难的抉择。” 

天道酬勤,进入新世纪的大门,罗雪娟的成绩逐渐崭露头角:

2000年7月,济南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会达标赛上,罗雪娟夺得女子100米蛙泳冠军;同年,罗雪娟代表中国队参加悉尼奥运会,在女子200米蛙泳比赛中排名第八;

2001年5月,在日本福冈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上,17岁的罗雪娟一举夺得蛙泳50米、100米两枚金牌;同年在第9届全国运动会中获得女子100米蛙泳冠军;

2003年7月,罗雪娟又将世锦赛女子50米蛙泳、100米蛙泳、4×100米混合泳接力赛三枚金牌收入囊中;

雅典奥运会上,罗雪娟勇夺女子100米蛙泳冠军,并刷新女子100米蛙泳奥运会纪录。“蛙后”的称谓实至名归。

生命中最充实的两个身份:

我是一位母亲、更是一个中国人


罗雪娟:“我为我是中国人而骄傲

不胜枚举的奖牌和成绩背后,罗雪娟有着许许多多令人惊艳的头衔:北京奥运会圣火“第一棒”传递手、公益慈善大使、体育明星……在这些名字里,最重要的身份是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罗雪娟几乎是不假思索:“我为我是中国人而骄傲,这是令我感到最有成就的身份,当我们在世界的舞台上争金夺银,别人在意的是那个领奖台上站着的运动员来自中国,不是关注你是谁。”

那一刻,她的眼神坚定,有一种力量在闪烁。在泳坛生涯的黄金年龄23岁,罗雪娟遗憾因伤退役,告别泳池,静水流深。

退役的时候考虑的是什么?

罗雪娟坦言:“遗憾在所难免,我自己的情况是因伤退役,但是不论如何,以前的荣耀都是过去了,在我20多岁的时候,在泳池里思考很单一,就是想着要突破什么成绩,拿什么冠军,退役那一刻,更多的是展望未来,想一想出了游泳池,会有一个怎样的世界等待我们?我们可以带给别人什么东西?”

她娓娓道来,“世界从小小的泳池,到了开阔的广场,一如既往的,我会以一个奥运冠军、世界冠军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如今的罗雪娟,既是中国游泳的一个标杆,也是一位充实而成功的母亲,以及充满责任感的理念传播者,水的包容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其实我两个孩子,都从他们两个月开始就有在接触水,我希望当他们成年的时候,是阳光的、健康的,我希望带给他们的是一种能够追求自己梦想的能力和机会。”

而竞技体育,同样蕴含着同样的道理。罗雪娟说,“竞技体育生涯是短暂的,而生活是一条漫漫长路,选择做怎么样的一个人,选择怎么样的职业,选择怎样和我们的家庭相配合,是更长远的一个思考,我会更多的去跟青少年接触,做一个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之间的一个大使,青年才是国家的未来。”

冠军迭出的城市:

是成绩的不断积累,更是精神的内在传递

在罗雪娟时代之后,杭州诞生了多名中国泳坛的领军人物:叶诗文、孙杨、傅园慧等等,成为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名字,游泳也逐渐从竞技体育,进入大众体育的视野,杭州“游泳之都”的称号,逐渐响亮了起来。

如何看待杭州游泳的传承?如何激励后辈的选手?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罗雪娟笑了:“其实对于小叶子(叶诗文)、杨杨(孙杨)他们来说,我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大姐姐,现在这些有成绩的孩子,当年也都跟我们在一个泳池训练比赛过,所以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是严格的要求自己,很多时候还来不及顾及到这些小朋友们的眼光。但慢慢地我会发觉,可能那个时候小叶子、杨杨他们是怎么看待我的,现在他们也会这样去要求自己。”

身教胜于言传。

“游泳在杭州的传承,是非常大的一个命题,它需要运动员、教练员、管理层都投入思考。杭州游泳的趋势稳定在一个高水平的状态,我非常高兴。未来,我期待看到一代一代的新人,像小叶子、杨杨他们一样,扛起这面大旗。”

2022年亚运会的日子渐渐临近了,罗雪娟说,“咱们杭州亚运会的前期很多工作,我也参与了一部分,所以我想作为一个杭州人,积极的参与,就是一种最大的快乐。”

作者:首席记者 徐文杰 王川  编辑:徐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