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 -杭网原创- > -原创新闻
白马庙巷的名字为何而来?杭州这些街巷历史故事你知道吗?
发布时间:2017-06-16 15:09:51 星期五  来源:杭州网

钱塘自古繁华,杭州城的繁华自唐开始,至南宋建都后成为当时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杭州的街巷,随着城市繁荣形成和发展。街巷名称虽有所更迭,但它们都见证了杭城2200多年的历史。

这些街巷你又知道多少呢?今天,杭州网和杭州市地名办一起就带你跟随这些街巷,一起见证这千百年来杭州的更迭。

    南宋故都与杭州地名

    建炎三年(1129),南宋朝廷升杭州为临安府,1138年,正式定都临安府。杭州作为都城,长达138年,这是古代杭州最辉煌的阶段。在南宋时期,出现了一千多个新地名,为杭州地名起着奠基的作用。

    六部桥:至今已经有将近900年的历史了。在南宋时,朝廷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官衙就设在这座桥的西面,南宋朝廷的行政机构六部要员早朝时必须经过这座桥,桥是因此而得名的。又名都亭驿桥。南宋灭亡后,元代改通惠桥,明改锦云桥,清复名六部桥,称呼至今未变。

    龙翔桥:得名于龙翔宫,龙翔宫的来历就要上溯到南宋。是南宋理宗皇帝的潜邸(未登皇位前的王府)。他后来登位后搬至凤凰山麓的皇宫,便把原来的王府改为道观。后来赐名为龙翔宫。元朝,龙翔宫遭大火焚毁,后易地重建。但1973年填埋浣纱河修路,桥也因此被拆,但名字沿用至今,成为区片名。

    严官巷:严官巷东起中山南路南段,西至紫阳山南麓。说起严官巷名,还与南宋孝宗皇帝得痢疾相关。有一次,宋孝宗因食湖蟹过多而患痢疾,多日不愈,御医束手无策。消息传到太上皇赵构耳中。赵构十分着急,派太监四处求医。后来,太监找到一间专治痢疾的药局,药局的医师姓严。严医师说,皇帝得的是食湖蟹过多导致的“冷痢”,将新采藕节研细,用热酒调服即可。宋孝宗服药后,果然很快痊愈。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严医师随后被命为朝廷医官,严官巷由此得名。

    白马庙巷:白马庙巷南起严官巷,东北面与中山南路相连,是与太庙巷相邻紫阳山麓的一条小巷。白马庙,祭祀的是白马。相传北宋靖康年间(公元1126年—1127年),当时还是康王的赵构奉命与金人谈判,在磁州(今河北磁县)被金兵追赶,逃至江边。前有江,后有追兵,危急关头,他骑的白马一头扎入江里,把他送到了江南。渡江后,白马饮水化为泥马,民间因此流传着“泥马渡康王”的故事。后来,杭州建起白马庙,祭祀白马神,白马庙巷因此得名。

    寺庙与杭州地名

    杭州素有“佛地”之称,自东晋高僧慧里在灵隐“开山”以来,一直香火鼎盛。至五代吴越国时,寺塔之盛,为东南数省之首,故有“东南佛国”之称。南宋定都杭州后,因诸帝信仰佛道两教,一时寺观林立,故今日尚存的历史地名中有相当一大部分与寺观有联系。

    仙林桥直街旧影:仙林桥直街东起中河北路,西至中山北路,长176米。宋名安国坊、北桥巷,因对北桥而得名。清称仙林桥河下、仙林桥直街,因东端有仙林桥,故名。仙林桥,以仙林寺得名。该寺始建于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寺内有苏轼撰书的《金刚经》碑和理宗赵昀御制的钟铭。

    潮鸣寺巷与潮鸣寺:潮鸣寺巷东起醋坊巷,西至建国北路,长230米。以潮鸣寺名巷。寺址潮鸣寺巷46号(1984年)。据《武林梵志》:潮鸣寺,在庆春门以北,梁贞明元年(915)钱氏建,初名归德院。宋高宗南渡,驻跸寺中,夜闻江涛声,以为金兵追至,大骇,已而问知乃钱江潮声,乃赐以潮鸣寺额。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立为丛林。1935年改建为觉民小学,1979年拆建为潮鸣寺巷小学,原殿全毁。只留下潮鸣寺巷及其派生地名,尚能依稀忆起当年人与事。

    姚园寺巷与姚园寺:姚园寺巷东起江城路,西至建国南路,长240米,宽6-8米。南宋初为姚氏私家花园地。绍兴年间(1131-1162),僧人慈昌购园建寺,乾道、淳熙年间(1165-1173)称姚园寺。淳佑二年(1242),寺内建膺福殿,塑理宗像奉之,寺早圮。故南宋时称姚园寺巷,巷名相沿至建国,1966年改名为建成巷,1981年又复称姚园寺巷。姚园寺巷南原有东牌楼、西牌楼在旧城改造中已消失。

    弥陀寺路与弥陀寺:弥陀寺路,南起省府路,北至体育场路,长560米,宽3米。清光绪年间,有外来僧,在山之阴,以弥陀经字摩崖,并建弥陀寺,因寺名路。现弥陀寺建筑尚在,保存完好,已作为仓库和民居。摩崖经文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作者:记者 余琼雅 通讯员 赵阳  编辑:王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