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网原创 | 休闲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科技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首页 微观杭州 杭网街拍 E周观察 杭网议事厅 杭州有约 热点专题 网友播报 网民观点 杭网动态 杭网博客
当前位置: 杭州网- > -杭网原创- > -微观杭州
杭州话中的农耕文化印痕

2018-02-09 08:48  杭州网

民国的前朝是满清,民国的后面是当今,北方话都是官话的基础。细瓣起来,仅就手上动作的表达,比起杭州话来,就单薄得多了。曾经下乡东北的杭州“知青”,和老乡的沟通,往往就“败”在几个字上。口吐白沫的较真,都没用。譬如,大队支书带了小儿来“知青”屋,小儿拿了铅笔刀撩了某杭州人的棉衣,一道白印,似破未破。这,杭州人叫“捩li”。支书就晕菜了,他说,不就划了一下嘛。其实,“划”是划开,“捩”是不开。在宋明话本中,也是极分明的。您要是不懂,几乎就看不明白它所表达的情节了。

《二刻拍案惊奇》卷十四,说南宋临安,有个泼皮,故意上了色“当”。正入得港去,“男人”回来了,拿了明晃晃的朴刀。泼皮不但不怕,反倒黑泥鳅紧贴白鲢鱼,大叫:“不要乱,让我完了事再讲!”那“男人”气得“直喊:‘要杀!要杀!’”刀就架在泼皮的头颈上了。哪敢杀啊,书上说:只是“刀背捩了一捩”。

“捩”,《现代汉语词典》“lie”音,释义“扭转”。《康熙词典》说得分明:“捩,朗计切”,即“朗”的声母与“计”的韵母相拼,“丽”音,“琵琶拨也”。这一“拨”,在琴弦上,是嘈嘈切切。在手势上,应该是农耕时代的记痕遗留。

《金瓶梅》第二十一回,西门庆的拜兄弟应伯爵讲段子:螃蟹与田鸡约定,谁跳过水沟,谁做大哥。没料到,后跳的螃蟹被俩汲水的女子捡了,草绳儿一栓,要带回家去。当她们聊完天,将螃蟹忘了。田鸡跳回来看螃蟹,说:跳不过去了?螃蟹说:“我过的去,倒不吃两淫妇捩的恁样了。”这话用现代汉语说,就是:我跳得过去的,现在我正吃不准这两个婆娘被我捩得怎么样了。

如今,捩的动作,大多改说“划”,说“割”了。这在老杭州看来,总有点词不达意。譬如,以前炒栗子,有道工序是先捩一刀,栗壳可能不会划开,但炒熟后,栗壳肯定会爆裂。说“划”说“割”,伤到栗肉,炒熟的栗肉就容易碎。如今,炒栗子的干脆就不捩了。

“抟”(tuan)与“挩”(tuo),农耕文化印痕更重。半个世纪多前的老人身上,有抟式裤子,穿时,裤腰一抿,往下小翻几圈,这就叫“抟”。不仅省了几寸布的裤带,也省略了过程。抽水烟也是,“霉头”纸“抟”成筷子状,阴燃,不停吹“醒”,点烟。这“抟”,如今皆以“搓”代之。不过,在老杭州人看来,搓的力度更大,搓紧的“霉头”纸是难以阴燃的。

还是说裤子,要脱抟裤,只要一扯,就叫“挩”,农耕人不想将此事搞得很复杂。游牧族就不同了,骑马奔猎,裤腰裤腿得捆绑停当。可见,“抟”与“挩”的过气,也是一种习俗与文化的过气。

“扚”(di)与“搣”(mie),也是。“扚”,指甲的轻掐。“搣”,扚住了还要拧。如果“搣”字后面再加一个“掉”,那就是狠话了:“老子把你的头都搣掉唠!”

“攇”(xian),《康熙字典》解释为“手约物”,一种拟似对方的手段来挑逗对方,比如攇蟋蟀,即以蟋蟀触须的抖动方式,来挑逗蟋蟀。至于“掿nuo”,倒是和杭州话的“搦nuo”容易搞混的,只能看语境了。前者是揉,后者是拿。

“枭”,在早有提手傍,是比撩,比掀更温柔、细微的一种动作。《康熙字典》有收录,《现代汉语词典》就没这字。《官场现形记》第五回,说到何藩司请来了老郎中张聋子,他“恐怕老妈子靠不住,枭开帐子,让张聋子亲自来看舌苔。”这一“枭”,将何藩司的亲切细腻、知疼着热,表现得更为充分。这要是说如今的治安查夜,甲说“把门打开”。乙说“把门枭开”。这门内的要是杭州人,是更容易接受乙的。

以上的词,在普通话中,已经消失。在杭州话中,或许也不会停滞得太久。但留给我们的,却是不远的农耕文化的记忆。

延伸阅读:

“拉哈”“拉卦”…说说杭州话中的满语印痕

说说杭州话中的那些“洋泾浜”语词


来源:杭州曹晓波    作者:曹晓波    编辑:郭卫    
     图库
雪落武当
为“世界巨眼”装 ...
人生璀璨如烟火
雪后巴黎
赵雅芝悼念法海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杭州要怎么发展?政府工作报告释放重磅信号
2018年,杭州会有哪些民生改善举措?城市又将如何蝶变?一起来看看这份沉甸甸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释放了哪些重磅信号。[详细]
·杭州壮汉登山路滑摔坏脚 为救他下山一群小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杭网议事厅”被评为杭州“市民之家”2017年度“红旗窗口”
·杭州全面打造一流政务服务平台
·家门口的河道长什么样?江干区这些孩子们用剪纸作品告诉你
·斗富三桥民居起火 过火面积很小 阵势却很吓人
·市春风办与传化慈善基金会签订“传化·春风外来助困”项目
·【网络媒体走转改】办完事立马能赶车回乡过年 杭州“最多跑一次”跑出“回家”速度
·网易考拉否认销售仿冒化妆品 将向工商总局提出对中消协监督管理建议
·杭州最美森林公园、最美湿地揭晓 看看是否有你心中的“胜地”
·【网络媒体走转改】暖心!浙大妇院乳腺癌患者5年送出千顶爱心帽
·喜讯 西湖区积极推进文化事业繁荣发展
·西湖边的它竟被称为“北京大学招待所”
·年后 杭州将开启飞跃式建设
·一览湖光山色 市民游客可乘公交上城隍山
·两会时间:那些年,杭州约过的“两会”
·一桌八个酒友倒在六个路口,还想喝第二场?
·大约在冬季爱上西溪,然后一辈子都戒不掉…
·孤山之巅,青白山居的静好岁月
·曾经的三江渔村东江嘴,未来将堪比陆家嘴!
·隐蔽的旧“二院”曾经是“东方最好的医院”
·NO.67 王者遭怼 谁的荣耀?谁的烦恼?
·NO.66 共享单车:规范、竞合与发展
·NO.65 秋水山庄的门脸 该是什么样?
·NO.64 G2O来了  我们能做什么?
·NO.63 直击2015“文化在城市可持续发展中的角色”国际会议
·NO.62 出租车改革破冰 行业变革几何?
·NO.61 电梯安全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NO.60 优步的未来 怎样的路
·NO.59 世界这么大 我去小百花
·NO.58 民办小学的甜蜜和忧伤
· [最新发布]省公安厅向全社会征集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
· [最新发布]“云剑联盟”发布2017年成绩单
· [媒体聚焦]亚运村选址定了!钱江世纪城
· [媒体聚焦]杭州主城区151所小学开展学后托管服务
· [媒体聚焦]地铁3号线一期周边用地与交通规划公示
· [最新发布]政协委员大会发言 直击问题建言献策
· 【杭网会客厅】独家专访亦戏亦歌的小邓丽君许志英
· 【杭网会客厅】“新学院派”领军人物王作均画展上的艺术碰撞
· 【杭网会客厅】希伯来文化和犹太经济专家竺亚君博士
· 舞蹈名家崔巍现身讲述“不是舞蹈”
· 杭州智慧文化服务平台正式上线
· 腊八节能否成为中国的感恩节?两位专家杠上了
· 2012杭州文化建设十件大事评选
· 2012城市的力量 颁奖典礼
· 杭州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
· 中南购物中心开业
· “非法营运、非法上路”车辆整治
· 富阳经济开发区引领转型发展潮流
· 发现“最美杭州人” 争做“最美杭州人”
· “西湖金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002000058号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7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